汇总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 首页 > 体育 > 体育史的困局与突围:北美体育史协会“主席论坛”述评

体育史的困局与突围:北美体育史协会“主席论坛”述评

如何树立体育史学科自信?在现实取向日益鲜明、学科竞争愈加激烈的教育与学术语境中,体育史学科的独特价值如何体现?又当以何种姿态突围外压重重的学科空间,贡献于当代体育进步和学术发展?2016年,享誉国际体育学界的“北美体育史协会”(NASSH)专门开设“主席论坛”,研讨英语学术界体育史学科正面临的机遇与挑战。其中所折射的当代体育人文社会学研究的前沿动态及其对于改善学术环境的关切,对于方兴未艾的中国体育史学科的成长颇具镜鉴价值。

1 北美体育史协会及其“主席论坛”简介

NASSH成立于1972年[]。1973年5月,NASSH在俄亥俄大学召开首届年会,创立了《体育史杂志》(Journal of Sport History,JSH)[]。如今,NASSH已发展成为国际化的体育史专业学术组织,会员遍布北美、欧洲、大洋洲的高校和科研机构[]。2016年4月3日,NASSH当值主席凯文·温姆斯利在协会网站上创办“主席论坛”,议题为“为体育史的未来负责”。凯文·温姆斯利倡议研讨者从大学等学术机构中的体育史学科这一角度,分析学科的现状与发展难题,提出具体的解决对策,以重振“体育史在学术领域中的重要地位”[]。在之后的8个月间,有9篇重要发言稿刊载于其官方网站,在西方体育学同仁中引发了持续关注。本文择要评述论坛中的核心观点。

2 体育史的学科价值与现实境遇 2.1 体育史的学科价值 2.1.1 体育史学科的现实意义

论坛首位发文者莫莉·史密斯开宗明义地阐明了体育史学科对当代西方社会与体育竞技发展的意义。她提到:“兴奋剂与药物滥用、性别差异和种族歧视等问题困扰着体育的发展,如果在知识视野中储备相关的体育史内容,将会帮助对策制定者很好地解决问题。”[]论坛最后一位发文者布鲁斯·基德教授是一位资深体育史专家,他基于北美社会的发展态势总结了体育史的现实存在必要性:“今天,体育史学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体育所产生的社会综合影响前所未有,但我们缺少从体育史视角对当代体育现象做出的深度解析。”具体而言,他认为很多单项运动组织和赛事委员会,常常在体育史信息空白的情境下草率地做出短视的决定。体育公共政策的制定同样需要参考体育史,纠正公众流行的良莠不齐的体育史常识,帮助体育专业毕业生做好充分的就业准备,都离不开体育史工作者的帮助与努力。此外,还有学者提到,出色的运动员和教练员也应了解运动项目的历史,这对于他们理解所从事项目的文化背景与精神追求,从而提高竞技水平都大有裨益。历史学家的职业技能使他们在引导公众重视体育遗产的文化普及工作中游刃有余[]。

2.1.2 体育史学科的学术价值

学术价值是学科存在之本,是学理合法性的重要依据。托尼·柯林斯认为:尽管以市场和就业为导向的教育环境对体育史学科发展构成了严重威胁,但体育史仍具有学科存在的价值。当代历史学及人文社会学研究中的2个重要潮流——全球史与性别史,均活跃着体育史学家的身影。考察20世纪美国“软实力”的影响,怎能不提到基督教青年会(YMCA)、篮球和奥林匹克运动的全球强势扩张?影响至今的男性与女性的社会性别认同早在19世纪的欧洲就开始酝酿,可又有多少人意识到,体育对于现代性别意识的形成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体育在历史上真实而鲜活的历史地位很少被主流历史研究重视。上述重要而有意义的选题,在牛津和剑桥书系的多卷本通史巨著中却常常被一笔带过。这正意味着:“体育史是历史研究领域中尚未被发掘的富矿。”[]体育科学家应当从体育史学家那里汲取学术营养,自然科学应当与人文学科一道,合作探究体育的人文意义。

2.2 体育史的学科困局 2.2.1 研究队伍和机构的萎缩

美国体育学科早期发展史的研究表明,在20世纪60—70年代,以美国马萨诸塞大学、马里兰大学、伊利诺伊大学和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以及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为学术基地,体育史学科在北美星火燎原,发展喜人[]。至20世纪末,这个学科的学术发展空间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和挤压。杰米·舒尔茨以怀旧之情回忆说:伊利诺伊大学曾是美国体育史学科的重镇,马文·艾勒等NASSH创始人曾在那里工作,协会期刊JSH至今仍在伊利诺伊大学出版社出版。然而,现今,来自伊利诺伊大学的NASSH注册会员只有一位,且非体育院系出身。在此种“危难情境”中,杰米·舒尔茨感到,她现在所供职的大学依然能够坚守体育史的专业岗位,乃是她莫大的幸运[]。

2.2.2 学术影响力和学科贡献力下降

杰米·舒尔茨还提到,美国国家体育学会(National Academy of Kinesiology,NAK)自2000年开始实施了5年一度的优秀研究项目评审,与其他体育学科分支,特别是与自然科学方向的体育研究成果相比,体育史类的研究成果极少登榜[]。在英国,体育史学科的处境同样不容乐观,大学体育院系往往倾力支持体育科学、体育管理学等“热门”专业的快速成长,体育史对于体育学科总体科研贡献的比重似乎已不如从前。

2.2.3 项目资助和学科发展基金额度减少

北美的学者在发言中普遍流露出对于体育史学科项目资助额度不足的担忧。在澳大利亚情况同样如此。穆雷·菲利普斯坦言,澳大利亚大学科研业绩评价的首要指标就是立项,尤以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Australian Research Council)的资助项目为顶级。可是,对于体育史专业的学者而言,能拿到国家项目的难度越来越大,国家对于人文类科学研究整体资金投入的减少,直接影响了体育史专项研究的经费来源[]。小微院校的体育史研究更是受困于项目与资金支持的限制。丹尼尔·A·纳杉来自一所小型私立学院,在其工作的30年间,他一直为美国学及其下属的美国体育史争得学科地位,他的重点工作之一就是为专业研究争取基本经费[]。

2.2.4 课程边缘化与人才培养危机

据NASSH近年的统计数据,在NAK评价体系中的顶级体育专业院系中,专攻体育史的研究人员已不多见。杰米·舒尔茨发现,这造成一个令人担忧的后果,就是北美体育院系中的体育史课程由于师资短缺而开课不足,特别是研究生课程不足,由此影响了体育史学科后备人才的储备[]。在澳大利亚的大学中,体育史课程同样面临被裁减的危机,体育学院每一次发展方向的调整,对于体育史专业的教师而言,都无异于是一次“课程保卫战”。如果不想被课程改革的大潮吞没,体育史课程教师必须调整课程内容,可是,让体育史教学内容满足不断变化的现实“口味”,显然难度极大[]。

2.3 体育史学科困局的成因 2.3.1 偏颇、短视的行政决策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