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犬类交易无免疫证明也能私下进行(组图)

北京市加大了对全市非法狗市的监管力度,图中的民警正在对卖狗商贩进行检查 这些就是通州梨园东方鑫宠物市场上正在等待被出售的“货物” 这位老人是被大型犬咬伤后送进医院的,至今已经在病床上躺了半个多月,在老人的嘴上,被狗抓挠的伤痕依然清晰可见   央视《经济半小时》11月2日播出《狗患背后是监管不善》,以下为节目内容。   狗患是许多城市都遇到的一个管理难题,虽然投入的人力和金钱不少,但效果却并不太好,今年的7、8、9三个月以来,北京平均每天被狗咬伤的人都达到三、四百人,上周北京市警方表示,将开展为期两个月的养犬集中整治行动,狗本来是人类的朋友、伙伴和宠物,但为什么最终成患?城市里越来越多的狗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城市管理者又如何面对这些数目庞大的宠物呢?   “星期狗”却身价翻倍   记者来到了北京市最大的犬类交易市场——通州梨园东方鑫宠物市场,北京城区的狗主要来自于这个市场,尽管北京刚刚宣布开展养犬集中整治行动,但记者看到,这个市场依然热闹非凡。   卖狗的小贩告诉记者,近几年北京养狗的人越来越多,狗价也水涨船高,在这个市场上记者看到,交易的狗品种繁多,身价也差距巨大,从数十元到数十万元不等,其中大部分狗的身价都在千元以上。   卖狗商贩:“有1200的,2000的,4000的,还有1万的。”   记者粗略地估算了一下,在这个市场上等待出售的狗有好几百条,那么这些狗又是从哪里来的呢?一位小贩告诉记者,这些狗很大一部分是从外地倒来的,而且,有一批从鞍山倒来的狗很快就要运到了。   狗贩:“鞍山的狗一会就到了。”   果然,在市场外的一条马路边上,记者看到许多小贩正在等待接货。   记者看到,一辆面包车跳下几个人,打开后备箱的车门,从里面抽出了几个笼子,笼子里挤满了各种各样的小狗,等待倒狗的小贩们立即蜂拥而上,开始与车上人谈起了价格,记者数了数,像这样的面包车有七八辆之多,这只颇具规模的车队就是专门从鞍山开过来倒狗的,这条原本冷清的公路,立刻变成了一个热闹的市场。   “这个多少钱?”   “这个150 。”   记者留意到,鞍山运来的狗的价格,和这个市场上狗的价格,存在着较大的差价,比如松狮狗,小贩们买进的价钱只有数百元,但他们在市场上的卖价却要高得多。   卖狗商贩:“你怎么也要看着1000块钱的利润,才能折腾,300、500的利润不要搞,没意思,那小破狗更没必要弄他,一条狗挣个100、200,你抓10条狗死5条,你白玩。”   尽管面对从鞍山倒来的狗,小贩们一拥而上,疯狂争抢,但事实上,不少小贩告诉记者,他们对这样的鞍山狗,其实又爱又恨。   卖狗商贩:“你知不道什么叫星期狗,一个礼拜就完蛋,它没打疫苗的。”   星期狗就是这里的小贩对鞍山狗的一个称呼,因为这些狗运来时都没有打过疫苗,如果你在一个星期里不能把它转手卖出的话,就只能砸在自己手里了,可让记者疑惑的是,根据北京市的规定,上市销售的狗必须具备免疫证明,就在这家叫梨园东方鑫宠物市场的门口,记者也看到一块蓝色的大牌子,清清楚楚地写着市场里销售的犬类,都必须要有相关的免疫健康证明,那么没有打过疫苗的鞍山狗,又怎么能够在这里交易呢?当记者向小贩提出这个疑惑的时候,没想到得到了这样的回答。   卖狗商贩:“对,就礼拜六礼拜天管得严点。”   随后,记者又问了几位在市场上的小贩,发现他们出售的狗确实没有免疫证明。   记者:“这狗没办证啊?”   卖狗商贩:“没有,都是自己家的狗,拣便宜。   记者:“如果买狗的人要户口和健康证,怎么办?”   卖狗商贩:“那他自己办。”   照理说,只有卖狗的人有免疫证明,狗才能上市交易,为什么在这里,免疫证明还可以由买狗的人来办呢?小贩所说的情况属实吗?记者找到了一位市场工作人员进行咨询。   记者:“这个证是买狗的办还是卖狗的办?”   通州梨园东方鑫宠物市场工作人员:“卖家在这儿办证也成,买家在这儿办证也成。”   记者:“办多少钱?”   工作人员:“200元。”   不管狗有没有免疫证明,都能入市交易,而且只要交钱,市场还能为你出具证明,这样的监管,确实让人担心。   而在北京市城区的官园花鸟市场,记者看到,这里同样存在着非法的犬类交易,一位兜售狗的小贩告诉记者,现在风声很紧,他们不敢把狗摆出来卖,要挑狗,只能去她家里,记者跟着这位小贩穿过市场,七弯八绕地来到市场后面的居民区里。   记者:“这狗多少钱?”   卖狗商贩:“1800。”   记者了解到,这只小狗已经三个多月了,但是还没有办理登记,而且也没有打过疫苗,在另一个小贩的家里,记者看到有5、6只小狗挤在一个小笼子里,这些小狗也同样没有打过防疫针。   记者:“打针了吗??”   卖狗商贩:“没有。”   记者:“那你怎么保证它买回去能存活?”   卖狗商贩:“你回去自己打针。”   每年究竟有多少没有经过严格免疫的狗从市场流到了市民家里,目前还没有具体的统计,而北京市公安局负责犬管工作的副局长于泓源认为,这样一些非法交易,正是导致北京狗患越来越严重的重要原因之一。   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于泓源:“这些问题也为犬管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威胁,如果不从源头解决,它也会屡禁不止。”   从近期开始,北京市加大力度对全市的非法狗市进行监管。   民警:“下来,你先下来,松手,检查完了给你,行不行?”   卖狗商贩:“怎么检查?”   民警:“拿你所有养犬的合格证。”   除了对非法狗市进行监管,执法人员还对城郊大量饲养并销售犬类的商贩住所进行突击检查,执法人员发现,这个商贩养的狗有几十条,而且都没有任何手续。   卖狗商贩:“买的狗崽子,5000一个。”   执法人员:“你们买这么多狗干吗使?”   卖狗商贩:“养。”   执法人员:“养了干嘛?”   卖狗商贩:“卖。”   执法人员:“你有什么资格去卖去?”   卖狗商贩:“我有资格买我就有资格卖,我买了不卖,我买那么些干啥。”   执法人员:“现在给你说一声,第一不准你卖,第二你尽快办完这些必须的相关手续。”   据了解,北京市的这次整顿治理行动将持续两个月,目前已经对非法狗市和违规养狗起到了很大的震摄作用,但北京市的负责人认为,要彻底解决这个问题,肯定还需要更多的时间和努力。   北京市副市长吉林:“养犬的管理问题也要认真研究日常管理,我们不能总是这样突击式的、运动式的,突击式的和运动式的是必要的,但日常管理更为重要。”   大型犬伤人 防不胜防   根据北京市养犬管理规定,城区里不能养大型犬、烈性犬,溜狗时必须要拴狗链,但这样的规定,却并没有被所有的养狗者遵守。   吉林:“在小区、在街上,特别是在小区中,发现有人养大型犬,犬很大,样子很凶,一部分市民比较害怕,特别是孩子比较害怕,当然,我相信,我们许多同志都遇到过这个情况,我本人也遇到过这种情况。” #p#分页标题#e#  吉林副市长所说的这些情况,对于许多居住在北京的人来说,并不陌生,按照规定,大型犬不能在城区豢养,但狗主人却毫无顾忌,在公共场所溜狗,狗随地大小便的情况也很普遍,这让很多市民不胜其扰,最严重的是,一些溜狗的人并没有按规定拴狗链、戴犬套,这让许多市民在自己家的小区散步,都不得不小心翼翼。   吉林:“我们对溜犬是有规定的,但是有相当一部分人溜犬的时候没有遵守这个规定,犬破坏市容环境卫生等等这些问题比较突出,一部分市民意见很大,媒体也有很多反映,犬扰民、犬伤人的问题也是时有发生的。”   据北京市卫生部门的统计,今年1-9月份,因为犬伤人到医院打狂犬疫苗的有将近11万人,比去年同期增加了30%,在北大人民医院的急诊外科,记者就看到了许多前来注射狂犬疫苗的市民。   北京市民:“本来我们街坊还说不用打的,后来自己大夫说还是打了安全,要是真是染上那个,死亡率是100%,我说打吧,就是两个小道,有两小印。”   记者:“是您自己家养的?”   北京市民:“不是,街坊的。”   记者:“你呢?”   北京市民:“我穿个拖鞋,完了我晾衣服,正好进门,它那狗就蹲门口,汪地一口咬这了。”   人民医院急诊外科主任王传林告诉记者,每天来注射狂犬病疫苗的新发病例就有不少。   北大人民医院急诊外科主任王传林:“每天有20多例,夏天的时候特别多,夏天一般有35到40例左右。”   在人民医院创伤骨科,记者还见到了这样一位老人,她是被大型犬咬伤后送进医院的,至今已经在病床上躺了半个多月,在老人的嘴上,被狗抓挠的伤痕依然清晰可见。   北大人民医院创伤科主治大夫薛峰:“是咬的,摔倒之后把这个股骨径这个地方摔断了。”   记者:“还有别处的伤口吗?”   薛峰:“伤口有很多处,口,唇,再一个就是胸部,还有就是这条胳膊骨折部位,两个很深的牙印。”   老太太女婿:“我看见那狗扯着她的胳膊,撕扯着。爪子在身上。”   老人的女婿告诉记者,岳母就是被这家的狗咬伤的,从事发到现在,狗的主人还没有对此事承担相应的责任,这天晚上,记者随着老人的女婿再次找到狗主人协商医药费的问题,没想到却听到了这样的回答。   伤人犬主人:“你们说咬就咬了呗。”   记者:“咬了该怎么办呢?”   伤人犬主人:“咬了该怎么办往后再说,这不是在医院养着吗,养着去吧。”   被狗咬伤怎么办?狗主人究竟承担多大的责任?记者查了一些资料,按照现在的法律规定,如果狗伤人甚至致人死亡,狗的主人往往只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即便这只狗属于无证豢养或者没有按规定进行免疫,也很难让狗主人承担刑事责任。   于泓源:“已经连续出现了几起大型犬伤人,咬人很重,我们也对这个养犬人、单位   犬没收,进行罚款,丰台万泉寺养犬人还予以刑事拘留,这也是近几年第一次。“   尽管北京市养犬管理规定要求“拴狗链,戴犬套,不许宠物随地便溺”,但如果违反了这样的条款该怎样处罚,养犬规定中并没有实施细则,这也造成了狗主人的违规行为得不到有效遏制,事实上,现有规定能否成功解决狗患的问题,是否应该在惩治方面加大力度,这已经成为市民非常关心的一个话题,在北京市养犬整治专项工作动员大会上,记者听到,北京副市长吉林反复强调要“加大查处力度”。   吉林:“严格执法、严格检查,加大对违法养犬行为的查处力度。”   限制养犬 治标不治本   从1995年开始,北京市人大通过了《北京市严格限制养犬规定》,规定宠物犬需缴纳管理费,第一年5000元,以后每年2000元。而2003年,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对这一规定作了修改,并将规定更名为《北京市养犬管理规定》,管理费也调整为第一年1000元,以后每年500元,据了解,当初在修改的时候,北京市人大常委会的委员们曾经对养犬的问题进行过深入讨论,我们的记者采访了参与2003年修改养犬规定的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委员梁平,一起来听听他对现在北京的狗患以及如何治理狗患怎么看。   记者:“梁主任,您好,我们知道您曾经参与过审议通过北京市养犬管理规定,那么在这次审议的时候,委员们就是严格限制养犬,禁止养犬还是严格管理这个措施有过一番争论,当时您的观点是什么样的?”   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委员梁平:“我这个审议时的观点,我很赞成市政府提出的这个法规草案,整个法规立法的这个指导思想,我是同意的,我觉得对北京市民养犬啊,应该有一种宽容的态度。”   记者:“为什么您会提出这样的观点呢?”   梁平:“我认为它是一种私权,私权它就是说公民个人的自己的权利,他可以养犬,他也可以不养犬,这个选择权完全在他个人,这个东西,政府不能干涉,政府不能说叫老百姓必须养,也不能规定不能养。”   记者:“那么怎么在既保护私权的前提下,又维护公共权益,它会是一个难题吗?”   梁平:“私权行使的过程当中,它不能妨害公权,不能妨害老百姓,其他群众的一些根本利益。”   记者:“如果是要危害他人了,怎么办?” #p#分页标题#e#  梁平:“要防止这些情况的发生,必须要用公权,那就是说我们政府要管这个事情,这就是说,当你这个私权在行使过程当中危害公共利益的时候,那么公权就要介入,我觉得政府是应该要加强管理的,但同时也要为这些养犬人提供相应的服务。”   记者:“梁主任,从95年北京市开始限养以来,就是在2003年的时候,人大常委会对这个养犬管理规定作过一次修改,怎么样建立一个长效机制来进行养犬方面的管理,您有什么样的见解?”   梁平:“这个从法来讲,它本身就是有一定的稳定性,而且还有一定的强制性。”   记者:“但是现在您提的这个问题不是说还是有道理,就是我们法律规定的一些东西,应该是有长效的机制,我们现在还是没有真正地建立或者是完善起来。”   梁平:“这个我个人不好预测,但是我想如果我们在实践当中会总结我们法规的执行的情况,这执行当中哪些条款我们是能够执行的,哪些条款是执行得不好的,那么执行得不好的条款是什么原因,我们要做出具体的分析,那么根据这些分析的情况,如果是法规本身的原因,那么我们会对相关的条款做出修改,如果是我们,发现这个原因是因为我们执行当中没有很好地按照法规去做,那么我想,我们作为人大常委会,按照国家监督法律的规定,可能要加强对政府有关部门执行法律法规的监督力度,因为这个养狗的情况也是不断在发生变化,也会出现一些新的问题,现在从国家的民主法制建设的要求来讲,我们作为人大常委会来说,要把法律的制定和法律的修改看得同等重要。”   半小时观察:狗虽有灵性,但不懂人的法律   从今年开始,各地狗患的新闻就一直不断,为什么会出现狗患?比如北京,有公安、工商、城管、农业、卫生等五个执法部门在管理养狗,管事的人不能说少,北京每条狗登记收费一千元,全市55万条狗收费就是5亿5千万元,钱也不能说少,但是这么多人和钱,怎么把它用好,把狗管住,这对城市管理者来说确实是个考验。   比如,我们和美国、法国、日本这些国家一样,都规定了出门溜狗必须拴狗链,戴犬套,我们没做到,别的国家却做得很好,为什么?因为在日本,如果你的狗咬了人,你将会赔得倾家荡产,如果致人重伤或者死亡,你可能会被关上好几年,所以在国外,狗主人对自己的宠物都看得很紧,而我们的法律条文,似乎并没有起到这样的约束作用。   狗患背后,其实暴露的是我们人在管理上的漏洞,因为狗虽然有灵性,但是却不懂人类的法律,要管好狗,关键还是要管好人。 (责任编辑:admin)